中空玻璃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中空玻璃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灵异卧室之床下有鬼-(XINWEN)

发布时间:2021-09-24 13:47:43 阅读: 来源:中空玻璃设备厂家

我和玲玲为了结婚,买了一套二手房,二手房除了卧室有点昏暗,其他都很好,最重要是价格便宜,交通方便,还有客厅面积大。

我们就像中了五百万大奖一样开心。

很早我和玲玲就搬进去住了。卧室的装修风格沉闷压抑,玲玲换成了清新自然风,可尽管这样,也改变不了卧室暗沉,没办法,我们装上了水晶灯,可功率再大的灯,在卧室都昏暗如蜡烛一般。

只能凑合凑合,刚刚入住的几晚,风平浪静,可住到第七个晚上,开始有问题了,我每晚都会在卧室放一杯水,保持空气湿润,而第七个晚上,我听到有人喝水的声音,我以为是玲玲口渴喝水,可玲玲根本就没起床,那么喝水的人是谁?我没有起床,我太累了。

第八个晚上,我又听到有人在开抽屉,我再次确定不是玲玲。

第九个晚上,我发现我的床铺似乎被人坐着,我开始受不了了,我不敢告诉玲玲,她睡眠好,我不敢让她担心。

第十个晚上,我打开昏暗的床单,睡到半夜,我感觉有人坐在床上拉我被子,我微微睁开双眼,看到一个长发遮住面孔的头,宛如贞子,我吓的不轻,可为了保护心爱的人,我硬着头皮问:“你是谁?为什么在我房间里?”

那个东西没有开口,她轻轻的揪着被子,我暗自发力,把被子捂住自己的头,我没有勇气面对那个东西。

次日,我让玲玲去她朋友家住几天,理由是我有男同事过来讨论工作事宜,怕打扰她休息,虽然她不情愿,但还是听我的话走了。

我不甘心卧室老被人占领着,我决定独自一人面对, 晚上我独自靠在床上,等待她的出现,过了十二点,那个东西从我床底钻出来,我深呼吸一下,问:“你要怎样才肯放过我们。”

女鬼依旧低着头,只是阴仄仄的笑了一下,然后又爬回床底。

我失声苦笑,鬼怪或许我不是很怕,但我怕没原因没理由出现的鬼,因为我不知道它们会不会伤害最爱的人。

买房子花了我们太多的代价,尽管房子便宜,但也足以让我农村来的工作者倾家荡产,我还怀着侥幸心住在这里,只是我想尽一切办法不让玲玲回来。

第一理由是我和同事讨论工作,第二个理由是,我不在家,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里,第三个理由是,房子卧室太暗,我在想办法换装修,当我把三个理由全部说完时,玲玲已经一个月没有回家了。

这次玲玲给我冷冰冰说,再不让她回家的话,她就永远不回家了。

我坐在客厅喝闷酒,一瓶接着一瓶,忽然,客厅的灯都暗沉了下来,我对卧室说:“这下子你满意了吧”。

那个宛如贞子的女鬼,咯咯的转着头,她的身子匍匐在地,脸上永远都盖着头发,她挪到我的沙发旁边,然后用惨白的手紧紧抓住我的小腿,使劲用力一挤压,我的小腿传来钻心的疼,然后她咯咯的笑着爬进了卧室。

她是鸠占鹊巢啊,我苦闷不已,可惜拿她半点法子都没有。

没过几天,玲玲又给我打电话,说是很久没见我了,想见见我,我如约而至,但这次去不一样,玲玲身边多了一个男人,那男人对她甚为殷情。

玲玲开口就是:“趁着还没有结婚我们分手吧。”我积极挽回说:“等等我,等我卖掉了房子再跟你结婚。”

玲玲叹了一口气“买房子是为了结婚有家,你卖掉房子却为了结婚?什么逻辑?”

我心里难受,但不想说明事实,更不会带她回去,我接下来真的打算把房子卖掉,可卖掉了玲玲就再也不会回来了,我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难道看着她嫁给别的男人?我不甘心。

成都无痛人流医院哪家好

太原妇科医院哪个医生好

成都银屑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