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空玻璃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中空玻璃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维克登先生的小糖果店

发布时间:2020-07-13 12:11:01 阅读: 来源:中空玻璃设备厂家

我四岁的时候,就已经是维克多先生开的糖果商店的老主顾了。无论什么时间,只要店门上的小铃一有声音,维克多先生就会在糖果柜台后面出现,微笑地望着你。他真算得上老了,头上全是好看的白头发。

当各种各样的又好看又馋人的东西一下子都摆在一个小孩的眼前,从里面选出一样真是件难事。每当最后选定一种糖果时,心里总有点不痛快,总觉得也许还有另一种糖的味道更好。维克多先生把小孩子选好的糖果装进纸袋里,然后习惯性地停一会儿,什么话也不说,但所有小孩都知道,他的眉毛稍稍一抬,意思是你还有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只有当钱放到了柜台上,他才会给你绑好纸袋,你也就不能再犹豫不决了。

我们家离电车站有两条街,上下车都会经过这个小店。有一次,妈妈带我到城区办事,当我们路经电车站回家时,妈妈说:看看我们能否找到些好东西,她一边说,一边牵着我来到维克多先生那很长的玻璃柜台前。这个老人从屋里出来,和妈妈交谈了几分钟,我的眼 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柜台里的那些糖果样品,临走前妈妈拿钱为我买了一些糖果。

妈妈每星期要到城区一两次,我总是被带去,回来时,总能吃着在维克多先生的糖果店里看到的糖果,这简直成了我们必须做的一件事。

那时我对钱一点也不知道,只是见到妈妈递去一样东西,又接过像包裹之类的东西,慢慢地,交换的概念进入到我头脑中。有一次我竟然穿过两条街,一个人来到维克多先生的小店。我还记得费了些周折才按响了门铃,门开后,我像中了魔一样,缓缓地走到柜台前。

这里是薄荷糖非常凉爽;那里是果胶糖吃进嘴里,很甜;紧接着一个盘里是奶油巧克力

我每样都挑了一点,放在一起,心里甜丝丝的,维克多先生微微弯着P3腰问:小伙子,你有这么多钱吗?

哦,当然,

我答道:我有许多钱。我伸出手,松开手指,把用银锡纸包着的很多粒松籽倒在他手中。他站在那儿看着手心里的东西,然后用敏锐的眼神看了我好久。这些够吗?我急忙问。

他微微歪了一下头,耸耸肩说:我想多了一点。说完,他转过身去,从那旧式的钱箱里取出两便士搁在我手中。喏,这是找给你的零钱!

每当得到妈妈的同意,我总会拿到一两分钱去那家小店换回糖果,从那以后,我也不再注意松籽那回事了。随着一天一天的长大,也就慢慢忘记这件事了。

六七岁的时候,我家搬到另外一个城市,我在那儿长大,结婚,组成了自己的家。妻子和我喂养着各种漂亮的观赏鱼,还开了个店,情况还不错。大多数鱼是从亚洲、非洲和南美洲进口的,有些珍贵品种可卖到五美元一条。

一个晴朗的下午,进来一个小女孩,身后跟着她的弟弟,他们约五六岁,我正忙着洗鱼池。他俩睁着又大又圆的眼睛盯着水中来回游动的鱼儿。咿!弟弟用挺大的声音说:我们能买一些吗?

当然,我回答。只要你付得起钱。

噢,我们有很多钱。小姑娘自信地说。

这话听起来竟是那般似曾相识。他们看了好一会儿,要了些不同的品种,我把它们装进一个罐子里,又用塑料袋装起来,递给男孩,我叮嘱道:小心拿着。

他点点头,转头看姐姐,你给钱吧。他说。我伸过手去拿钱,但当她松开小手指时,我突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甚至知道小姑娘将要说些什么。

她递给我三个小硬币。

这个时候,维克多先生那熟悉的面孔好像就在眼前,面前这个小姑娘多像童年的我啊!只有到了这会儿,我才想到我递给维克多先生的不仅仅是一些松籽,还是一道不太好回答的难题,然而他却完美地给出了答案。

看着手中的硬币,我仿佛又回到了糖果商店。我知道了这两个小孩的单纯与天真,知道了它可能会被保护,也可能会被伤害,正如多年以前P4维克多先生早已明白的。往事一幕幕在脑海中回映,我情绪有些激动,几乎说不出话来了。小姑娘期待地站在我面前,低声问道:这些钱够了吗?

我想多了点儿。尽管由于激动而心跳得厉害,但我还是说了出来。这儿还有找你的零钱。我从装现金的抽屉里取出两便士放在她手中,然后站在门口,看着两个小孩小心翼翼地捧着心爱之物高兴地跑远了。

我转过身时,妻子站在池边,摆弄着里边的水生植物,告诉我怎么回事?她问,你知不知道你给了他们多少鱼?

大约值三十元的。我答道,但我只能这么做。

当我把维克多先生和童年的我之间发生的事讲完时,妻子的眼睛湿润了,然后,她轻轻地笑了,在我脸颊上吻了一下。

泉州制作职业装

服务员订做制服

辽宁定制工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