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空玻璃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中空玻璃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揭秘死于兵变的隋炀帝临终遗言是什么

发布时间:2021-01-05 15:00:59 阅读: 来源:中空玻璃设备厂家

揭秘死于兵变的隋炀帝临终遗言是什么?

叛军逼宫,隋炀帝还是乱了手脚,私藏的毒酒藏得太隐蔽,连自己都找不到了。也许,是假装找不到吧?他实在没有举杯痛饮的勇气。想退居为长城公的愿望,也被严辞拒绝。只有一条死路,没别的选择。能供他选择的只是死的方法。隋炀帝到死都是个爱面子的皇帝。他怕被砍头,想保住全尸,就乞求允许悬梁自尽。解下腰间的绸带试了半天,就是下不了手。只好将腰带递给哗变的禁卫军头目,转请他把自己勒死。

网络配图

隋炀帝的末日

在扬州四处闲逛,稍不在意就撞见湖泊或河道,可见其水系四通八达。我正走着走着,发现某一段运河尤其优美,在两岸垂柳的掩映下,恰似美人的小蛮腰。还有石砌的阶梯深入水中,与堤岸上画栋雕梁的台榭浑然一体。再仔细看树下的石碑,难怪不同凡响,此处曾是隋炀帝巡幸扬州的御码头。说起中国大运河,绕不过隋炀帝杨广的名字。他登基后的第一件事,似乎就是以洛阳为中心辐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修运河。仅用短短六年,四大运河奇迹般地就完工,其中包括贯通洛阳到扬州交通大动脉的通济渠,以及将山阳渎(邗沟)裁弯取直和疏浚后新开成的“邗沟”。通济渠施工利用了旧有的渠道和自然河道,但在此基础上凿得很深,为了便于通行体积庞大的龙舟。与此同时,“又发淮南民十余万开邗沟,自山阳至扬子入江。渠广四十步,渠旁皆筑御道,树以柳”。(《资治通鉴》)

《虞城县志》记载隋炀帝沿通济渠南巡游扬州的盛况:“偕皇后、嫔妃、贵戚、官僚、僧尼、道士等,分乘龙舟、杂船五千二百余艘巡幸江都。”这是那个时代的超级舰队。据说拉船的纤夫就多达十八万人。通济渠在隋朝也就被称为御河。

隋炀帝对扬州似乎情有独钟,每次来,都兴师动众,每次走,都依依不舍。

杨广在接班前就屡立战功。隋文帝开皇八年(588年),二十岁的兵马都讨大元帅杨广,就领衔统领隋朝五十多万兵马攻平南朝的陈,进驻建康,杀掉陈叔宝身边奸臣及宠妃张丽华,将陈叔宝及其皇后等俘虏押回隋京,对百姓则“秋毫无犯”,对陈朝库府资财“一无所取”,“天下皆称广以为贤”。因为这次胜利,杨广进封太尉。开皇十年(590年),又奉命赴江南任扬州总管,平定了江南高智慧的叛乱。江南曾是杨广建功立业的战场。温柔富贵乡扬州,因为亲手治理过十年,更是被他当作第二故乡。他经常对着挂在洛阳宫中的《广陵图》注目良久。萧后很好奇:“知它是甚图画,何消皇帝如此挂意?”炀帝回答说:“朕不爱此画,只为思旧游之处。”萧后见炀帝对江南如此相思,劝说道:“帝意在广陵,何如一幸?”是啊,想去就去吧,说去就去吧。有什么大不了的?豁达的萧后,明知炀帝打着看琼花的旗号是为了亲近江南美女,还是很纵容他下扬州。

网络配图

当然,隋炀帝对江南的热爱是全方位的。后世有人评价:“杨广学江南方言,娶江南妻子,亲近江南学子,重用其中的学者来整理典籍。他亲自实地在江南花了十年心血拢络人心,缓和了南方的怨恨和怀疑,在军事占领后推行合理的行政,打破阻碍南人成为忠于隋室臣民的许多政治和文化隔阂。隋炀帝两平江南,自此南北朝之后和北方隔离多年的江南才始归顺中央,更使得之后唐朝在南方的统治得以顺利进行。”

隋炀帝登基后再游江都,自然得意洋洋。他所乘的龙舟有多么阔气?据说高四十五尺,阔五十尺,长二百尺,上有四层楼,上层有正殿、内殿、东西朝堂,中间两层有房一百二十间,下层为内侍居处。相当于一座移动的皇宫。光是为龙舟拉纤的人(也叫“殿脚”,意指“水殿的脚”),共有1080人,轮流值班,昼夜兼程。相传隋炀帝有一次突发奇想,选派千名美女穿上白衣,代替原先的糙老爷们在两岸拉纤,风景立马就由豪放派转为婉约派。炀帝独坐船头检阅这红粉军团,一眼瞧上了“殿脚女”吴绛仙,当场纳为嫔妃。事毕,他靠在船舱里回味无穷,对随从们感慨:“古人言秀色若可餐,如绛仙,真可疗饥矣!”此事载于《大业拾遗记》等笔记,不知真假,或者说不知有多少水份?若纯属凭空想象,则说明小说家们也参予进把隋炀帝妖魔化的“工程”。

最早为隋朝第二代皇帝杨广的负面形象定下调子的,是他的表哥李渊。“隋炀帝”,是李渊篡位后给倒霉的表弟所上的谥号。他给起的这个外号一下子就叫响了。按古时谥法规定,“好内远礼曰炀,去礼远众曰炀,逆天虐民曰炀,好大怠政曰炀,薄情寡义曰炀,离德荒国曰炀”,通常指荒淫无道以至众叛亲离的亡国之君。败于隋兵的陈后主陈叔宝死时,刚即位才几个月的杨广,很“大方”地就送了他一个“炀”的谥号。他绝对预料不到,十四年后,自己的头上也将被扣上同样的一顶铁帽子,想摘也摘不掉。

李渊之子李世民成为唐太宗后,评价自己的这位表叔,同样一点不留情面:“炀帝恃此富饶,所以奢华无道,遂至灭亡。炀帝失国,亦此之由。”从此开始,历朝历代,不管是史家还是小说家,乃至普通老百姓,都把唐朝高宗太宗的话当成圣旨:隋炀帝是暴君,也是昏君,改不了的了。墙倒众人推。有好事者,把隋炀帝与商纣王、秦始皇并称为三大暴君,或者列出一份十名乃至数十名的黑名单,让这三人稳居排行榜前三甲。

网络配图

我站在隋炀帝的御码头上,想象着他在此弃舟登岸的心情,肯定充满欢喜。根本想不到身后会有那么多是非。隋炀帝更像是在换乘:他把扬州当成了一膄更大、更豪华的龙舟,不沉的龙舟。而南来北往的运河,则是系在这膄无与伦比的龙舟上的纤绳。

事实也如此。隋炀帝巡视四大运河的龙舟早已樯倾楫摧、灰飞烟灭,运河还在,扬州还在。再看一眼运河,凭借人力划动的帆船,已被马达轰鸣的机械船取代,却依然川流不息。御河早就彻底变成民用之河。只有隋炀帝下令种植在运河两岸的杨柳,还保持着当年的风貌吧。

关于隋炀帝之死,也就有了两种说法:一个是自杀,一个是他杀。是自己借别人之手自杀,还是别人借他自己的手谋杀?没亲眼见到的人,讲不清楚的。即使当时亲眼见证的在场者,也看不清幕后发生了什么,或幕后的幕后发生了什么?幕后的幕后,永远有一只命运之手。这次,它下手可真够重的,却又不露痕迹。

不管怎么说,隋炀帝毕竟死了。隋炀帝死了,一个“妖魔化”的隋炀帝也就此诞生了。当然,也没准他本身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妖魔?

个人二手装载机

标签打印台秤

中央空调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