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空玻璃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中空玻璃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经济学家为什么中国股市必须牛

发布时间:2020-10-17 02:41:57 阅读: 来源:中空玻璃设备厂家

经济学家:为什么中国股市必须牛?

量化宽松是A股超级牛市最强有力的背书者,中国的10万亿级别的量化宽松不出则以,一出必让安倍经济学黯然失色。

经济学家吴迪  量化宽松是A股超级牛市最强有力的背书者,中国的10万亿级别的量化宽松不出则以,一出必让安倍经济学黯然失色。美国的量宽行将就木,日本的量宽已成强弩之末,而中国的量宽蓄势待发,到时候A股会成为全球股市最闪亮的焦点,正所谓“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综上所述,中国正在经历三四十年难得一遇的超级去杠杆化,这是中国资本市场罕有之大裂变。这篇文章具有一定参考意义。

股灾之后,中国的经济情况如何?这要根据经济数据来看,国家统计局发布第二季度的GDP增速为7%,为90年代以来的最慢增速。其中制造业6%,农业3.5%,服务业8.4%,金融服务业17.4%。中国经济最辉煌的时代是靠制造业,但是制造业6%的增速已经拖慢了中国经济。在四万亿政策之后中国靠房地产拉动GDP,但是建筑业的增速为7%,基本上处于要拉中国经济后腿的边缘。很多人说中国房地产很火,但是从数据来看却不是这样。  反观金融服务业高达17.4%,说明这次中国经济的增速能达标,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股市的火爆。然而这次股市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大股灾,散户的热情遭遇重创。引述中国经营报的一个报道数据,这次股灾至少消灭了50万到60万的中产阶级投资者,这必然会导致内需匮乏。再看出口,美国的CPI数据显示其通缩压力很大,同时希腊问题也很严重,所以出口也必然会乏力。那么今年下半年的GDP能否达标还要打上一个很大的问号。  中国经济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很多人都说中国GDP造假,但这个说法已经存在了数十年,中国不能靠GDP造假就能成为世界第二,GDP的绝对数值并无多大意义,中国最大的问题不在GDP,而在债务。中国投资/GDP的占比数值约为50%,投资的本质就是融资,也就是债务。债务增长,GDP也会增长,所以GDP增长过快并非好事。中国融资主要靠银行,银行主要是通过贷款的方式进行。银行的资产就是借给消费者和商业机构的贷款,就是整个社会的债务。  所以银行资产绝不能过快增长。自2008年金融海啸到2015年第一季度,银行的资产规模增长了20万亿美元,同期美国持续了六年量化宽松政策,却只增长了2.7万亿美元。在金融海啸之前,中国银行(601988)资产总规模远远小于美国,而目前却已达到美国一倍。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债务增长过快,债务规模太高,而债务杠杆太高就会触发金融危机。  中国离金融危机有多远?按照实证经济学规律,如果一个国家宏观杠杆太高,那么它离金融危机就不远了。宏观债务杠杆主要通过银行总资产/GDP的占比数值来衡量,中国在2006、2007、2008的占比约为200%,而目前已达280%,增速非常惊人。所以银行总资产绝不能再扩张,必须要降回200%。  为什么中国股市必须牛?  以前中国融资近八成来源于银行,这就意味着中国融资方式必须进行革命性的改变。银行不能贷款,那么企业融资应该来源于哪里呢?企业不能靠借高利贷,会导致市场紊乱;也不能靠典当,资产价值会打折扣;而以前能够弥补股市败局的土地红利也已消失。所以企业融资还得靠股市。而中国企业的融资需求体量非常庞大。目前,中国非金融企业的债务总额为102万亿元,那么股市的规模是否足以容纳中国企业巨大的融资需求?目前A股总市值为50万亿元左右,根据国家数据,到2020年,中国GDP将达到100万亿,假设企业彼时中国达到了印度的证券化水平,也就是股市总值/GDP为135%左右,那么股市在2020年将翻小三倍,达135万亿元人民币左右。  股市应怎样重振?很多人都说股灾重创散户,会导致散户投资不足。然而次贷危机以来,美国推行了六年量化宽松,而美股牛市也持续了六年之多。美国股市交易额只有三成来自于散户,而中国散户近九成。天差地别的数据说明股市是否为牛市和散户没有任何关系。那么牛市应当靠什么?抵押品(如房地产)价格泡沫破灭,即便是抵押品被债权人没收,债务人依然不足以清偿债务,这就是债务通缩,也可以说是资产负债表通缩。这个通缩并非指CPI,而是指债务通缩。众所周知,中国债务通缩的压力是巨大的。  债务通缩很大可能上会使CPI也走向通缩。官方数据显示今年一月中国的CPI增速是0.8%。据我判断中国实际上已经开始通货紧缩了。债务通缩会造成举债者的信用萎缩,央行的传统货币政策是无法根本改善这个信用的(信用缺失就像人品缺失一样,只有自己能救自己),只有债务人的抵押品价格稳定并回升,资产负债表的杠杆大大降低才能改善,因此央行应主动参与到资产证券化,债务证券化,这些证券的买卖,以及抵押品的生成和定价过程中去,以稳定并加快抵押品的流通速度。这样才能阻止债务通缩引爆中国的次贷危机。  中国面临的金融危机风险除了众所周知的因素之外,还有就是中国经济的货币供应模式正在坍塌,而这种坍塌只有激活内生性货币才能解决。外汇占款一直是中国货币投放的主要渠道,由于外贸环境连续数年的恶化,外汇占款的剧烈波动已经打乱了中国货币投放的节奏,对流动性紧张的经济常常造成釜底抽薪的干扰。  2012年全年新增外汇占款从之前5年的年均3万亿元人民币急剧滑落至4900亿元;2013年前4个月,新增外汇占款达1.5万亿元,5月份金融机构新增外汇占款仅668.62亿元,环比骤降近80%。以外汇占款为主的货币投放机制已经严重的无法满足经济对流动性的渴求,这样一个货币投放机制可以说是中国经济通缩压力最主要的一个来源。  外汇占款属于外生性货币的范畴,中国未来的货币供应必须转向内生性货币,也就是说要通过资产证券化,债务证券化以及金融机构之间对这些证券的各种交易来大量的创造货币供应。在中国出口迅猛增长的过去,对内生性货币的需求并不强烈,如今要由外向型经济向消费型经济转型,内生性货币就必须担起货币供应的主要担子,不然中国的企业融资无门,就会陷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绝境。  为什么中国应当实行量化宽松?中国金融的主要矛盾是资产负债表通缩。私营部门,国企部门,地方政府债务杠杆太高,债务久期结构恶化造成资产通缩压力(久期结构恶化主要指借短期的债投入中长期的项目。  中国目前有超过一万亿美元的外部债务,其中绝大部分是短期债务),谁也不能加杠杆了,融资抵押物价格恶化,内生性货币坍塌,只有给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加杠杆了。央行的资产80%以上都是外储,回旋空间很大。  当然量宽会大量消耗外储,但这是为经济去杠杆,是良性的。量宽虽然源于西方,但中国应发挥出自己的特色。就业支持证券便是我设计的有中国特色的量宽组成部分,亦即把以稳定就业和改善就业结构为目的的信贷资产证券化,然后由央行大量购买,因为社会主义中国的央行应做最后的雇主。美国的三轮量宽为中国带来了万亿美元以上的投资,美联储持续量宽的这六年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债务杠杆增加最快的时期,没有之一。同时美国的债务杠杆却大大降低,仅仅看一个数据就够了:2014年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赤字锐减,不到5000亿美元,创下08年以来的历史纪录。资金大量流出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好处就是通过给主要贸易伙伴国的经济加杠杆,来为自己去杠杆。  量宽可以给中国经济换一个更强劲的心脏,可以大量盘活资金存量,大大降低融资成本,可以降低而不是增加债务杠杆。中国将成为第一个启动量化宽松的发展中国家,这将改写世界历史。  为什么超级牛市将席卷股市和债券市场?中国如果搞量宽,当量会非常大。中国光需要置换的地方政府债务就在十万亿以上,还有银行系统和影子银行的房地产相关债务也有数十万亿,由此推算,一旦中国搞量化宽松,规模至少在10万亿以上。量化宽松一来,A股就会和日股美股那样呈现超级大牛的局面。  量化宽松是A股超级牛市最强有力的背书者,中国的10万亿级别的量化宽松不出则以,一出必让安倍经济学黯然失色。美国的量宽行将就木,日本的量宽已成强弩之末,而中国的量宽蓄势待发,到时候A股会成为全球股市最闪亮的焦点,正所谓“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综上所述,中国正在经历三四十年难得一遇的超级去杠杆化,这是中国资本市场罕有之大裂变。  中国央行未来极有可能推出大规模的资产购买计划(量化宽松),以房地产为代表的固定资产泡沫将平稳的破灭,而A股将迎来六年左右的一轮超级牛市,以为十年左右的超级去杠杆化提供坚实的融资管道支持。

政府稳定股市的目标是什么?      近期,由于中央政府稳定股市的措施取得了初步成果,人们开始关心中国证金公司买入哪些股票、花费多少资金以及何时退出等问题。这就涉及一个基本问题:中央政府稳定股市的主要目标是什么?  笔者认为,政府稳定股市的目标是交易秩序稳定,市场信心稳定,也包括维护公允的价值中枢。  6月26日至7月8日期间,沪深股市交易秩序失衡,市场功能扭曲,人气极度低迷,流动性接近中断。出现这样的危机,必须迅速救援。而政府采取一系列措施的核心目的,就是稳定人心,稳定流动性。  有人认为,政府采取的一些临时性措施,比如要求上市公司大股东、董事会监事会高管增持股票,暂停IPO,令已发行企业退款等,有违契约精神。笔者对此不赞同,理由是,维护经济秩序稳定是政府的基本职责,这也是对人民的“契约”,这个契约大于个体间的民事契约。当然,令已发行企业退款这样的做法今后不会再用。但在危机时刻,上市公司及其大股东维护自身股票的价值中枢,发行人和保荐人、承销商自动停止发行,应是市场主体应该有的作为。  长期以来,我国股市存在暴涨暴跌的特性,这既与市场运行机制不尽完善有关,也与市场参与者的价值认知不稳定有关,不是单一方面的问题。为此,政府在稳定市场交易秩序的同时,也应当发出倡导价值投资的明确信号。此次中国证金公司入市操作,首选优质蓝筹股,并且会长期坚持价值投资理念,是十分正面的引导。所有大型投资机构也应当遵循价值投资的理念,对引领国家重点产业发展、体现国家竞争实力的大盘蓝筹股进行“护盘”;而不应被“短线利润”所绑架,像散兵游勇一样追涨杀跌。  对于这次市场动荡,很多评论归咎于“杠杆资金”;还有人说是大批散户使用了“杠杆”所致。笔者认为,前一个说法不科学,后一个说法不厚道。这是因为:一、场内融资总体合规可控;二、场外融资的违规数额不详;三、散户在场内融资的时点、节奏,是与证券公司一线人员的行为直接相关的;四、散户在场外融资也是在机构的“帮助下”得以实现的。所以,散户因使用杠杆产生的问题,机构是脱不了干系的。  与此同时,笔者对场外并不违规的融资表示高度关注。金融资本的多寡、强弱是衡量一国经济实力和经济质量的重要指标,我们应当打开正门,支持金融资本的成长壮大,让金融资本发挥资源配置、价值发现和维护的积极作用。为此,建议对所有的财富管理市场主体实行统一的注册制监管,按照实名制、来源合法、合同规范、去向明确的原则加以管理,彻底解决监管“盲区”和“叠加区”的问题。  笔者认为,中国的投行特别是大型投行应把价值投资理念放在最高位置,这也是其理应肩负的社会责任和市场责任。正是由于我们的大型投行机构功能缺失、行动缺位,我们才采取了维稳资金紧急入市的措施。也由于这样的原因,中国证金公司需要在较长的时期内驻扎场内。  还要指出的是,政府维护市场稳定,引导市场主体维护“中国价值”的中枢,是一种引领,而不是完全的替代市场主体的作用。因此,股市大盘中枢多少合宜,最终要靠市场做出选择。政府维护市场正常交易、稳定发展,与保点位、托底部,不是一个概念。公众对此切勿误解。(来源:证券日报)

水皮:牵牛要牵牛鼻子 实体经济抓上去直击痛点  这是一个段子,杠杆导致踩踏,踩踏导致救灾,救灾导致股市成了马路跌倒的老太,套牢的机构拉着国家的衣袖说,是你撞倒的我,你不能走,你要负责任。   这个段子的另一个版本则是,救市让投资者和政府形成了父与子的关系,不给钱躺在地上不起来,给了钱爬起来去赌博。  陈浩在微博问,谁制造的股灾?机构的贪婪。国家队在救谁?银行。那么,当银行基本安全后,拉着国家队喊10000点,谁在坑爹?  股灾当然不全是机构的责任,机构的责任好追究,违法违纪自有人伺候,至于其他人的责任,自然也会有人问责,不用我们瞎操心。  炒股炒出了系统性风险,这个教训是深刻的,按照行情策动的本意,一个健康活跃的资本市场能够为新常态提供血脉的滋养:第一就是有助于降低社会融资都集中在银行形成的风险;第二就是有助于缓解企业融资难这个老大难问题,新股发行可以推行注册制;第三就是能为居民提供财产性收入。而眼前上证指数从5100点调整到3300点居然酿成了灾难,不但构成了对金融系统的冲击风险,而且停止了IPO,更不用讲消灭了多少中产阶层。事实证明,事与愿违,谁说吹牛不上税?吹牛吹过头,要的是人命!  太多的人、太多的资金、太多的精力被投入到一个股市上去是不正常的,对实体经济也是有害的,股市疯狂之时,千股涨停,一天的收益就是10%,谁手中没拿几个涨停的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如此的一夜暴富遍地股神还有几个人有心思打工听老板吆五喝六?还有几个老板愿意为那点蝇头小利而东奔西跑赔本赚吆喝?不要说普通的机构就是做PE风投的还有几个有心思慢慢等待孵化中的创业公司,即便银行也恨不得拉到融资配资的大客户把手中的信贷放出去捞一把,谁有心思踏踏实实、勤勤恳恳做实业?所以,当水皮看到习近平习大大在东北视察时提出要把实体经济抓上去的讲话的时候,一把眼泪差点掉下来,触到痛处了;因为直击根本啦。说来说去,股市为什么会涨,还不是因为上市公司能够给大家带来好的预期。什么好预期?当然不是什么讲故事的预期,而是实实在在的业绩增长的预期,现在基本面能为我们提供这种预期吗?如果不能,我们为什么不把心态放平和,该干嘛干嘛去,好好工作,把稍显生疏的业务重新捡起来,撕掉你那张疯牛狂奔时张狂的辞职信?  被媒体封为“救火队队长”的中信证券程博明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提出,救市应急阶段基本结束,市场下一步要回归法律和秩序。这是难得一见的清醒判断,至少在网上大多数人对于救市资金的去留讨论都杯弓蛇影,如同惊弓之鸟,“国家队”似乎已经成了市场丢不掉的拐杖,而在操作中,中石油和中石化这两桶油以及四大银行业也每每在关键拐头逆势操作暴力拉升,一定程度上左右了指数的走势,银行股的价位甚至超过了5000点时的估值;而众多庄股更是乘机作案,肆无忌惮,有的个股连拉涨停,从低点到现在已有150%的涨幅,显然已经不能再用维稳来解释,有的正是证监会前期立案查处股价异动的公司,不及时地揭露和提示,又会形成新的隐患和灾难。  正常的股市就是有涨有跌的,每天人为操纵上来的阳线太不真实,五连阳很好看,手法很老到,就是量能上跟不上,做股票的都知道,量是骗不了人的,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在目前的点位再想重现新韭菜蜂拥而至的盛况也是不现实,这一点投资者切不可有过高的预期。  A股成了马路上跌倒的老太太,让我们每一个参与者都脸上无光,市场暴跌能怪政府吗?不能。政府救市本是好意,我们能按住手不放吗?不能。股市的损失能说政府吗?不能。绝大多数投资者进入市场是自愿的,愿赌服输是认账的,公和私是分得清楚的,我们能对自己的投资决策负责任,也负得起责任,没有这点觉悟就不是个合规的投资者;所以,我们即便过马路不小心跌倒,我们也会自己爬起来,有好心人帮忙拉一把,我们会说声谢谢。(华夏时报)

证金公司何时退出合适?  针对有消息称“证金公司减持伊利股份”,证金公司7月22日晚间澄清,截至目前,未卖出任何上市公司股票。面对“国家队”维稳态度不改变,23日上证指数反弹突破4100点,收盘4123.92点,上涨2.43%。  伊利股份公布的前十大股东持股情况显示,7月9日,证金公司以两个股东席位合计持股比例达6.05%,而到了17日,持股比例降至4.28%。对于减持伊利股份的市场误解,证金公司称,近期在二级市场买入股票的应急操作过程中,确有部分股票持股比例达到或超过上市公司总股本的5%,已及时将超比例股票划转至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多个客户资产管理计划”账户中管理,划转至基金管理公司的上述股票没有减持。  本周以来,这已经是维稳资金退出话题第二次受到关注。A股走势历来受政策因素的影响较大,投资者对维稳资金的动向十分敏感。汇金公司此前在熊市中担当救市角色,但在牛市中减持仍引发过市场波动。今年5月28日,上证指数暴跌6.50%,创当时的年内第二大单日跌幅,引来投资者纷纷与2007年“5·30”类比吐槽。导致这次暴跌的最大利空消息是市场传言汇金公司减持工商银行和建设银行。盘后,汇金公司公告确实减持了部分2008年以来增持的银行股份。  证金公司此次买入的数量及蕴含的政策意义,远超过汇金公司当年买入银行股。现已有一批上市公司证实证金公司入股,包括华丽家族、华兰生物、三聚环保、锡业股份、广生堂、四维图新等。证金公司进入部分公司前十大股东名单,有的持股比例接近5%。  证金公司的资金动向,成为左右近期A股走势的一大因素。因而,证金公司未来考虑退出时必须慎重。监管层应先管理好市场预期,避免由证金公司退出引发过大市场波动。  就眼下而言,证金公司退出不是时候。其一,A股维稳初见成效,上证指数连续3天收盘站上4000点,但投资者信心还处于逐渐恢复过程中,依然较为脆弱。A股摆脱罕见暴跌的阴影需要休养生息,而这个过程绝非几周可实现。其二,当前仍处于维稳的非常时期,既没有IPO,也没有上市公司重要股东与高管等减持套现。证金公司作为维稳的主导力量,不适合在非常时期先行退出。A股是否真正意义走稳,还要看IPO、再融资及允许重要股东与高管减持等市场功能恢复以后。其三,在证监会“五选一”要求下,上市公司纷纷抛出增持与回购计划,不少公司重要股东与高管承诺增持的股份在一定期限内不减持。在此背景下,若证金公司先行退出,可能影响到上市公司增持与回购计划的实施效果。其四,证金公司买入性质虽较为特殊,但作为备受关注的“国家队”,买入几周就“闪退”,不利于引导其他资金长期投资,有可能引发较大获利回吐压力。  “让市场的归市场,监管的归监管”,证金公司终将选择退出。待市场恢复正常运行状态之后,投资者也不必过多担心证金公司的退出。A股市场多年来一直有规模不小的大小非减持套现,市场不会承受不了证金公司未来以合适的方式退出。值得注意的是,维稳资金退出比进入更讲究技巧。一般认为,维稳资金介入时出手要快要猛,撤退时要慢要轻,避免给市场带来二次伤害。  未来考虑退出时,建议证金公司还应注意三点。其一,此次维稳买入包括券商等其他资金,需防止各路资金同时退出的负面影响。届时,可由券商等资金先退出,证金公司则“殿后”。其二,退出方式未必选择直接通过二级市场卖出,例如,可考虑转给其他后续进入的长期资金持有。其三,借鉴去年下半年IPO明确市场预期的做法,先向市场明确适度退出的预期,从而避免市场过度猜想与担心。(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alevel考试辅导

ib补习课

alevel数学真题

alevel课程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