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空玻璃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中空玻璃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卖壳热潮蔓延至非ST公司踩准解禁时机大股东造富

发布时间:2020-10-17 01:06:53 阅读: 来源:中空玻璃设备厂家

卖壳热潮蔓延至非ST公司 踩准解禁时机大股东造富

A股的审核制被认为是导致壳资源价格居高不下的最重要原因之一,面对注册制的步步逼近,叠加狂热的牛市氛围,一些“无心恋战”的上市公司大股东也在加紧卖壳的步伐,而卖壳也是一个考验财技高低的活,但无论技术好坏,这都是一本万利的好生意,卖壳到底是如何赚取暴利的?中间的门道又有哪些?  数据显示,今年2月以来,A股已有11家上市公司披露卖壳公告,其中除了*ST新都,10家卖壳的上市公司皆非“披星戴帽”的预警股,更无暂停上市或退市之虞。

青蛙变王子的童话故事,在A股的大牛市中,并不罕见。  截至4月24日,江苏三友(002044.SZ)16个涨停、*ST新都(000033.SZ)12个涨停、泰亚股份(002517.SZ)6个涨停、桐君阁(000591.SZ)6个涨停、啤酒花(600090.SH)5个涨停……借壳上市,已成为原股东撬动财富暴增的“支点”。  “对大股东来说,卖壳是一本万利的大生意,不仅所持股权价值因股价飙涨暴增,还可以收入数亿元之巨的卖壳费用,”一位券商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叹,“卖壳生意炙手可热,现在这个舞台的主角已从以往的垃圾股变换为非ST类上市公司。”  数据显示,今年2月以来,A股已有11家上市公司披露卖壳公告,其中除了*ST新都,10家卖壳的上市公司皆非“披星戴帽”的预警股,更无暂停上市或退市之虞。  “抢点”卖壳造富大股东  “现在卖壳的上市公司,业绩大多还过得去。”前述券商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一些上市公司卖壳的共同点是IPO时大股东所持的股份已经或接近解禁上市流通。”  4月17日披露恺英网络借壳上市的泰亚股份就是如此,其大股东限售股份在2013年底解禁后,2014年1月就启动卖壳,流产后很快又找到了买方。  “泰亚股份大股东卖壳的方向很有代表性,之前是影视公司,现在是互联网+企业,都是紧跟市场炒作热点题材,”上述人士分析道,“这类卖壳个案中,大股东的投机倾向很明显,看起来都是追逐卖壳后的股价表现,所以之前市场才会出现网游企业扎堆借壳的一窝蜂现象。”  类似泰亚股份这种大股东限售股解禁同期运作卖壳的个案已经不少。  2014年4季度完美影视成功实现借壳的金磊股份(002624.SZ),其实际控制人陈连庆、陈根财、姚锦海合计占借壳前总股本56.25%的限售股也刚好在同期解禁;东光微电(002504.SZ)、万昌科技(002581.SZ)、步森股份(002569.SZ)等也皆在限售股解禁前后运作卖壳。  “实控人持股市值最大化是上市公司讲述资本故事的最大冲动,”上述券商人士称,“除了直接减持套现外,质押也是原股东套取资金的一种方式,股价飙升后,同样数量的股权质押可以获得更多的融资,或者更少的股权质押也能得到同等的融资规模,对比游族网络(002174.SZ)、闽福发A(000547.SZ)原实控人2013年和2014年质押的股票,数量在股价上涨后均有所下降。”  刚刚“披星戴帽”的*ST申科,其实控人何全波、何建东父子在2013年质押的股票为6632.5万股,2014年6月23日披露海润影视借壳后,股价连拉11个涨停,当年年底质押的股票下降至4832.5万股,且当年11月24日俩人占总股本55.05%的限售股宣布解除限售。  “风口”减持也是卖壳上市公司原大股东的拿手好戏,停牌前股价为10.04元/股的江苏三友,复牌至4月24日收盘的不到一个月时间,股价就飙涨至43.8元/股。在此期间,其第二大股东日本三轮株式会社减持2200万股,控股股东友谊实业也减持占总股本4.8%的1077万股。  据公告,友谊实业减持的江苏三友股票,来自刚于3月27日和30日合计解除质押的1100万股,属于解押即减持。目前,友谊实业共持有江苏三友无限售流通股5067.45万股,其中5000万股已质押。  卖壳消息公布后股价借势上涨,有些实控人就会迫不及待着手高位套现。3月10日,法因数控(002270.SZ)披露上海华明作价26亿元借壳,股价复牌后出现6个涨停,但4月17日至22日,公司实控人李胜军、郭伯春、刘毅就合计减持占总股本4.996%的945万股。  卖壳财技各显神通  控股股东在借壳方案出炉之后高位套现“落袋为安”的同时,属于A股市场潜规则的卖壳费用,更是隐藏精巧财技。  “卖壳费虽然隐秘,但已是公开的秘密,通常采用低价承接置出资产、股权溢价转让、置换赠送等各种或明或暗的做法,”前述券商人士指出,“在目前的市场行情中,股权增值带来的账面财富剧增也已经相当有吸引力,不过卖壳方对卖壳费还是不会松口。”  大股东股权增值的典型范例是被游族网络借壳的梅花伞,其原实控人卖壳时低价承接与上市之初净资产相差不大的置出资产,保留了所持上市公司数量不变的3873.85万股,而游族网络股价从停牌前2013年8月26日的20元/股,一路上扬到4月24日的86.26元/股,退居二股东的原实控人所持股份市值由此增加了256681.3万元。  而借壳重组构成壳费的方式已经花样百出,甚至交易双方会因此发生纠纷。曾经出现的一个案例是,九龙山(600555.SH)易主之后,交易双方曝出6.68亿元控制权转让费纠纷,直至闹上法庭。  暗藏在借壳重组中的借壳费,泰亚股份的做法是以置换资产输送。  根据4月17日公告,泰亚股份置出资产作价6.7亿元与置入资产恺英网络置换,然后由泰亚股份控股股东林诗奕向恺英网络全体股东转让1500万股,作为林诗奕承接置出资产的支付对价。  可是,按本次重组11.26 元/股的定增价,林诗奕转让股份市值仅为16890万元,即可获得6.7亿元资产,相差的50110万元可视做卖壳费的对价。  股票简称在3月4日由洪城股份变更而来的济川药业(600566.SH),借壳时则直接将承接的6.04亿元置出资产,无偿转移给原大股东洪泰置业作为壳资源对价。  交易双方虽均为国有控股,冀东水泥(000401.SZ)入主*ST秦岭(600217)4年后向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下文简称“中再生”)出让资不抵债的壳资源,也通过股权转让及所持剩余股权增值赚取了溢价。  据4月21日公告,冀东水泥以2.75元/股向中再生转让的1亿股*ST秦岭已完成过户,中再生由此成为*ST秦岭第一大股东。资料显示,冀东水泥当年入主*ST秦岭的对价是3.34亿元,但2013年其通过减持套现约3100万元,加上此番转让所得已接近持股成本,而本次重组交易完成后,冀东水泥仍持有*ST秦岭8500万股,按4月24日收盘价12.68元/股计算,市值逾10亿元。  “从目前市场看,由于缺乏优胜劣汰的市场化机制环境,卖壳重组的不可预见性和不透明运作助长了投机操纵行为。”上述券商人士认为,“除了歪打正着的极少数散户,赚到钵满盆溢的总是控股股东。”

alevel在线辅导

IGCSE

alevel数学真题